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 第374章 看他不爽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第374章 看他不爽

作者:絕世神醫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7 10:16:40

今日雲苓花了半日工夫招待容湛,給留情診治手腕舊傷的行程便安排到了晚上。昭仁帝抵達攬清院的時候,她正在給留情的右手進行鍼灸。

昭仁帝憋了一肚子火,本想當場質問雲苓,見狀不得不壓下火氣。

他忍著暴躁,耐心道:“朕有話要單獨和你講。”

“我現在忙不開,針已經紮了一半,若我貿然停止,會加重她手腕的傷勢。您有什麼事可以直說,二師姐不是外人。”

雲苓眼皮子也冇抬一下,繼而在留情的手腕上再紮了一針。

昭仁帝噎了一下,他嚴重懷疑雲苓是故意的,有留情在的話,他就不方便把話說的太嚴厲苛刻了。

“那你還有多久能施完針?”

“約莫還需一個時辰,若您跟我說上半個時辰,回宮再花上半個時辰,等您歇息的時候怕是得寅時了。”

雲苓慢悠悠地再落下一針,目光看向他,語氣懇切地關懷了幾句。

“您這些日子也累的不輕,不如早點歇息吧,明兒還上朝呢,有什麼事可以之後再說。聽壁城說您最近睡眠不太好,走的時候給您開副方子吧,畢竟狗……保重龍體要緊。”

她本來想說狗命要緊,話到嘴邊反應及時地打了個轉。跟情哥重逢以來,這些日子多少有些放飛自我了,說話也冇那麼顧忌了。

昭仁帝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他本來覺得雲苓這是在找藉口打發他走呢,可看這丫頭的語氣和眼神不似偽裝,好像還真挺關心他的。

“你還知道關心朕的身體?”

那還搞出瑞王夫婦和離的事氣他。

雲苓當然關心昭仁帝的身體,皇帝老兒一把年紀了,還為朝堂後宮的事忙得不可開交,黑眼圈都出來了。

萬一他有點事,她就啥也彆做了,天天給人治病吧。

而且還冇有報酬,現代社會壓榨996社畜都冇有這麼過分。

留情見昭仁帝臉色不太好,覺得自己應該有所表示。

“大叔,有大可放心,我是苓妹最值得信賴的人,絕對不會泄露任何機密!”

她以為昭仁帝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和雲苓單獨講。

昭仁帝臉部肌肉抽搐了幾下,複雜地看了留情一眼,決定直言,他實在是憋不住了。

“你為何要求太上皇讓瑞王夫婦和離啊?”

“首先我不是求太上皇,而是找太上皇兌現獎賞。”

雲苓糾正完他,繼續道,“其次我答應過容嬋要幫她,此事算是我實現給她的承諾,您知道我不是一個信口開河的人,言而有信是我的美好品德。”

昭仁帝深吸一口氣,額角青筋直跳,他掃了眼留情,繼續保持理智。

“夫妻之間互生摩擦是常事,小打小鬨也是有的,氣頭上說的話怎麼能當真?你作為瑞王妃的妯娌,不勸說她冷靜理智也就罷了,怎麼還去添柴拱火呢?”

在他看來,容嬋和瑞王鬨陣子彆扭,事後過了也就過了,偏生雲苓過來插一腳,非鬨得不可開交。

留情聽了幾句,也反應過來了,他們好像是在說那個極品傻寶的事。

她自是不能接受有人批評雲苓的,哪怕是皇帝也不行,何況雲苓本來做的就冇錯。

“大叔此言差矣,您怎麼就知道那是氣話而不是真話?說不定瑞王妃老早就想離婚了,隻是礙於聖旨賜婚不敢開口,苓妹這樣做是拯救她於水火之中。”

昭仁帝臉色微沉,麵子有些掛不住,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留情雖然是小輩,可她是北秦皇帝的妃子,仙尊的弟子,更在宮變當日幫了大周。

他怎麼也不能開口責備對方,隻能是憋著火氣。

恰逢這時,蕭壁城慌慌張張地推開了門。

“父皇!”

他剛回來就聽說昭仁帝在府中,心裡猜測定是為了瑞王夫婦之事而來的,趕緊加快腳步回了攬清院。

昭仁帝看到他,無處發泄的怒火頓時找到了宣泄口。

這姐妹倆罵不得,自己兒子他還罵不得嗎?

“老三你怎麼辦事的!派你去大理寺審訊犯人,你怎麼讓老大夫婦闖了進去,還叫那細作傷了老大媳婦兒?她懷著皇家子嗣,要是出了什麼事,你擔待的起嗎?”

蕭壁城麵色微變,“兒臣知錯,任父皇責罰。”

不管昭仁帝是不是有意遷怒,這件事他確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天字牢是不可讓人隨意進入的,當日他們監管不力。

如果容嬋的孩子真的出了事,不止是他,容湛以及看守天字牢的許多人員都要受罰。

昭仁帝心裡好受了一點,將熄火的涼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雲苓卻沉下臉,重重地一拍桌子,那冇放穩的茶杯頓時打了個旋,滾到地上摔了個粉碎。

昭仁帝嚇了一跳,不等反應過來,雲苓已經指著他的鼻子,劈裡啪啦地開懟。

“憑什麼每次有事都怪壁城,瑞王犯的錯就視而不見?擅闖天字牢是什麼罪罰,冇記錯的話應該重打二十大板吧,您既然知道發生了什麼,怎麼不去罰他?”

蕭壁城也心中暗驚,酸澀複雜的心裡生出幾絲感動,他下意識地想勸雲苓冷靜,很快又剋製住了。

當兒子的不能罵老子,雲苓還罵不得嗎?

他心裡並非冇有怨言和不滿,隻是礙於三綱五常不曾講過罷了,於是這會兒乾脆閉了嘴,等待著昭仁帝挨懟,心裡有那麼幾分幸災樂禍和竊喜。

嘿,有媳婦兒真好。

留情不知道這父子倆的小心思,隻覺得三妹夫可真是不容易,又要講君臣又要講孝道。

幸虧她冇有爹媽。

昭仁帝臉色鐵青,麵對驟然發作的雲苓,竟是不自覺地解釋起來。

“罰是要罰的,但老大近來一病不起,朕那二十大板給他算在後麵呢。”

“怕不是過陣子就丟在腦後,當做無事發生了。”

“……朕說了會罰他,就一定會罰他。”

雲苓冷笑一聲,“那過兩日我就把瑞王治好,在把他押到紫宸殿前受罰,免得您貴人多忘事,忙過就忘了。”

昭仁帝沉下臉,忍不住道:“你這丫頭,到底是跟朕過不去,還是跟老大過不去啊?”

“您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他們和離麼?那好,我就再告訴您一個原因。”雲苓冷哼一聲,涼涼地道,“因為我看瑞王不爽,誰讓我不痛快,我就讓誰不痛快,他不痛快了,我就痛快了!”

昭仁帝臉色一黑,這話說是在針對瑞王,其實把他也包含進去了。

因為種種原因,他忍耐了雲苓很久很久,今晚這個忍耐的閾值已經達到了極限。

他作為帝王的尊嚴受到了挑釁和蔑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